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冰的窝

一颗心流连,一颗心留恋……

 
 
 

日志

 
 

沙漠旅客的归途  

2013-02-25 22:55:59|  分类: 观看聆听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言:忙到焦头烂额的二月,恨不得一天当两天来用,自是少了写东西的闲情,遂找出来大二时写的当代文学作业来充充数。虽则我对于当代文学实在是不怎么的待见,只记得当时不少同志因为抄袭被发现而悲怆不已,倒是我这完全不按论文要求来写的读后感逃过一劫,幸甚!

 

     《有赠》  ——曾卓

我是从感情的沙漠上来的旅客,

我饥渴,劳累,困顿。

我远远地就看到你窗前的光亮,

它在招引我——我的生命的灯。

 

我轻轻地叩门,如同心跳。

你为我开门。

你默默地凝望着我

(那闪耀着的是泪光么?)

 

你为我引路,掌着灯。

我怀着不安的心情走进你洁净的小屋,

我赤着脚,走得很慢,很轻,

但每一步还是留下了灰土和血印。

 

你让我在舒适的靠椅上坐下,

你微现慌张地为我倒茶,送水。

我眯着眼——因为不能习惯光亮,

也不能习惯你母亲般温存的眼睛。

 

我的行囊很小, 

但我背负着的东西却很重,很重,

你看我的头发斑白了,我的背脊佝偻了,

虽然我还年轻。

 

一捧水就可以解救我的口渴,

一口酒就使我醉了,

一点温暖就使我全身灼热。 

那么,我能有力量承担你如此的好意和温情么?

 

我全身颤栗,当你的手轻轻地握着我的,

我忍不住啜泣,当你的眼泪滴在我的手背。

你愿这样握着我的手走向人生的长途么?

你敢这样握着我的手穿过蔑视的人群么?

 

 在一瞬间闪过了我的一生,

这神圣的时刻是结束也是开始,

一切过去的已经过去,终于过去了,

你给了我力量、勇气和信心。

 

你的含泪微笑着的眼睛是一座炼狱,

你的晶莹的泪光焚冶着我的灵魂,

我将在彩云般的烈焰中飞腾,

口中喷出痛苦而又欢乐的歌声······

 

                                                                            沙漠旅客的归途

 几年前曾为一篇名为《黄手帕》的文章感动过,写的是一个丈夫出狱前给自已的妻子写了一封信,说如果她愿意原谅他,就在村口的树上系上一条黄手帕。当他回到村口时,发现一整棵树上都系满了黄手帕。在那一篇文章里,我只能看到丈夫回家路上焦急的心情,在曾卓的《有赠》里,我却仿佛在欣赏一出用爱演绎的的戏剧,剧中有饱经沧桑的囚徒,还有温柔善良的妻子,耳边依稀听到了诗人颤抖的声音——“我能有力量承担你如此的好意和温情么?”

  曾卓,在新诗发展史上并没有太多值得高歌的成就,他的诗,并不如冰心的诗一般温婉典雅,也不如艾青的诗一般宏阔高远,但他的诗却凭借着真纯,质朴,厚实,在浩潮的诗海寻找到属于他的位置。都说苦难是催生诗人的土壤,曾卓的一生也并不平稳,五十年代被卷入“胡风反党集团案”,他走上了“情感的沙漠”,在那个“沙漠”里,他犹如走上了一条没有路灯的路,没有人为他掌灯,也没有为他引航。即使在那样悲劣的环境里,他也并没有放弃对爱的追求与感激,正是那样的追求,支持他度过了两年的牢狱之苦和孤独的农村生活。曾卓总用孩子般纯真的眼神看待这个将苦难降临到他身上的世界,热爱着真善美,如同从没受过伤害一样,同为诗人的牛汉曾评价道:“他的诗即使是遍体伤痕,也给人带来温暖和美感……他的诗句是温润的,流动的:像泪那样温润,像血那样流动。”我却想起了巴尔蒙特的一句话:“为了看看阳光,我来到这世上。”在那个人们都忙着生存的年代,在那些充满困苦的岁月,他的心底却依旧在呼唤着爱,执著于爱,因为他要维护自已澄明一片的心湖,不让它蒙上一丝灰尘。在破烂的墙角边,在铁栏下的草地上,在昏暗的月光下写下一首首爱的赞歌。

  《有赠》写了诗人与爱人重逢后的复杂心情。他一步步地走,胆怯而小心翼翼地,既有着重获自由的喜悦,也有烙在心底的伤痕,既有对未来的向往,也有无法解答的困惑,因为这不一般的重逢背后有着太沉重的包袱,流落在“情感沙漠”的诗人一直以来都只能感受到冰冷的眼神和仇恨的心,即使温情一直存在他的心中,他仍然无法适应可能即将到来的温柔。

   的确,他已在边缘生活了太久,第一节诗中就写出了这位归来的囚徒的剪影:“我是从感情的沙漠上来的旅客,我饥渴、劳累、困顿。”当他看到“窗前的灯亮”,那昏黄的色调,并不明亮,却依旧能够刺痛他的眼睛。他“轻轻地扣门”,甚至忘了心跳,门打开的刹那,相顾无言,彼此都不知该从何说起,他似乎看到了她眼底的泪光,一阵的欣喜,是不是她也像自已一样,依旧把自已放在手心上?他“赤着脚”,却依旧留下了“灰土和血印”,他的双脚也曾经干净无遗,只是被迫走入了交织着泥土与罪恶的荒园。这一切,她都懂,所以并不在意,只是默默地给他“倒茶,送水,”他却无所适从,不能习惯她“她母亲般温存的眼睛”,此时的他,就像犯了错的小孩,得到了不该属于自已的糖果,又像被遗忘了孩子,忽然找到了可以依靠的港湾,他突然想起了自已斑白的头发和佝偻的背脊,他期待着,或许她会给他“一捧水”,“一口酒” “一点温暖”,同时怀疑自已有没有资格得到她的“好意和温情” 。正当他不知所措时,她“轻轻地握着他的手”,把眼泪滴在他的手背上,让他知道,她并没有变。他却仍旧不敢相信幸福来得这么仓促,让他来不及准备,不敢置信地问——“你愿这样握着我的手走向人生的长途么?你敢这样握着我的手穿过蔑视的人群么?”他同样颤抖的心在她“含泪微笑着的眼睛”和“晶莹的泪光”中平静下来,下一个瞬间,他在“彩云般的烈焰中飞腾”……

   全诗的语句并不张扬,可以说是温和,但却能够让人感觉到一股刺痛感,不仅有对诗人的同情,也有对“她”怜惜。虽然诗中的“你”并不仅仅代表诗人作诗赠送对象的卓如茵,还包括一切与温存有关的遐思,我却不止一次地想像当卓如茵看到这首诗时的心情,她不是真的如诗人所料,会在一瞬间,给他带去“力量,信心和勇气”,让他能再次穿越荆棘,乘风破浪。

   透过这首诗背后,再看曾卓与薛如茵,他们是幸福的,即使在最困苦的日子,他们心中都有彼此,把对方当做最重要的存在。某个雪落的日子,他透过铁窗,“像每次落雪时一样”,雪落在他心上,“我又在雪中想起了你”,“在那几个铭刻着我们感情历程的日子里想起你, 在倾听过我们低语的大树下想起你, 在我们共同唱过的歌中想起你,在我们共同走过的街上想起你,在无眠的夜间想起你(而我有着那么多的无眠之夜),也在落雪的时候想起你”,像电影《心动》里浩君给小柔寄的无数张相片上说的“这是我想你时候的天空”,有淡蓝色的,灰色的,黑色的,深蓝色的……这样的爱情总能叫人不禁湿了眼眶。1961年相遇后,曾卓忙着建筑他们共同的家园,写了《我能给你的》,诗中写道:“我愿献出一切,只要你要,只要我有。”这是多么赤裸裸的告白,仿佛害怕她不明白自已的心意一样,向她描绘了他们最美好的未来——“旷野、草原、丛莽、 海洋、天空、阳光…… 让我们在小小的巢中,栖息在无垠的天地翱翔这一切都是属于我们的。”他们之前还有另一条美丽的纽带,就是他们对音乐共同的热爱,薛如茵评价道:“他的声音比较明亮,歌声比较动人,只是偶尔容易跑调。”他们曾经流离过,但他们的爱一直被他们紧握在手上,莫怪乎她一次又一次地“含着幸福的泪,沉浸在他的歌声中。”如同《有赠》一样,他们的爱情,并没有太多的轰轰烈烈烈,那厮守间的幸福,溶化在他们交织的眼光里,轻轻地触动着我的心田。

   文学创作的课上,徐珊老师曾引用海子的一位朋友的话说,正是由于人生当中有无数爱情和亲情而结成的网,才让我们得以在这个世界上满怀爱心地生活下去。感谢《有赠》,感谢曾卓,让我们在这个感情日渐枯竭的年代,依旧能够相信爱的力量,相信有爱的扶持,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

 

沙漠旅客的归途 - 雪冰 - 雪冰的窝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抽点时间写日记
阅读(693)| 评论(3)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