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冰的窝

一颗心流连,一颗心留恋……

 
 
 

日志

 
 

【听书记】 那遗落在沙漠里的爱情  

2017-04-09 21:15:38|  分类: 观看聆听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两个星期陪儿子睡觉的时候,我听得最多的是三毛的《撒哈拉的故事》,朗读的是一把年轻的女声,比起其它经典篇目朗读者的低浑磁性,她的声音干净而清透,明朗而轻快,正适合去讲三毛笔下的她和荷西在撒哈拉里的风花雪月和柴米油盐,我一听就着了瘾。

以前有朋友在看三毛的书的时候,我也曾借来闲着翻看几页,并不曾完整地读过,只是曾好几次引用到她在《不死鸟》中写到的:“我是没有选择的做了暂时的不死鸟,虽然我的翅膀断了,我的羽毛脱了,我已没有另一半可以比翼,可是那颗碎成片片的心,仍是父母的珍宝,再痛,再伤,只有他们不肯我死去,我便也不再有放弃他们的念头。”

我还曾在一篇文里写到过,如果当时荷西有留下他和三毛的孩子的话,三毛大概是不会以那般决绝的方式离开人世的。

除此以外,三毛对我来说,就是波西米亚长裙的代言人,一头长而大卷的头发,笔直地站在撒哈拉沙漠里,裙摆飞扬,头发吹到脸颊边,眼神既坚定又迷离,飘飘然遗世独立的样子。

对她的了解不多,所以才会在听她写的《撒哈拉的故事》的时候,惊诧于她描写的细腻,巨细无遗地,把她初到撒哈拉和刚结婚时候的点滴化在了文字里,带出了生动鲜活的画面感。

只从这本书来看,这个时期的她,无疑是上天的宠儿,有为了她而甘愿在艰苦的沙漠里生活的荷西,还有把她视作明珠的父母,最让人慕艳的,还是她和荷西之间相濡以沫举案齐眉的爱情,在那片荒凉的风沙里,他们那间简陋的小房子,却好像世外桃源一样,充满了温情脉脉与缠绵悱恻的爱恋。

她写到当身边的朋友都不解她为何要舍弃繁华的都市去沙漠生活的时候,支持而理解她的人是她的父亲,我想在她的整个成长的过程当中,她的父亲也都是这样做她坚定的后盾的,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港湾,她才会那么肆无忌惮地去远方流浪,像她写的歌词里唱到的:“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

《七月与安生》告诉了我们,所有的女孩都有一个浪迹天涯的梦,为了天空飞翔的小鸟,为了山间轻流的小溪,又或是为了梦中的橄榄树,只是大多数的女孩摆脱不了羁绊或是没有上路的勇气罢了。而三毛,她有坚定的信念,当她第一次听说那片沙漠的时候,她便觉得自己是属于那里的,而且,她不惧怕流浪以后会颠沛流离无处安身,只要她愿意,她随时可以转身。

我对这一切的想像破灭于上周查找荷西的资料时看到说,关于三毛和荷西的种种,大多是三毛的臆想,那一刻,我的反应用“目瞪口呆”来形容再合适不过了,如同一座精心打造的城堡轰然倒塌,灰飞烟灭。

后来想想,其实很多的文学作品和作者本身的现实生活是有天壤之别的,就像顾城笔下的是阳光照在草地上的门前,海子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但他们真实的生活都是阴暗压抑的,如此便释怀了。

所以,我宁愿依旧相信,在撒哈拉沙漠上,曾有过一对年轻的夫妻,为世人写下过一个美丽动人的爱情故事。

 

【听书记】 那遗落在沙漠里的爱情 - 雪冰 - 雪冰的窝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