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冰的窝

一颗心流连,一颗心留恋……

 
 
 

日志

 
 

最近若是见到我,请叫我温十三  

2016-10-23 23:31:50|  分类: 观看聆听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通知通知,本人又改名了,不叫温十六了,若是最近见到我,请叫我的新别名——温十三!

因为,人家这几天很复古的看回口袋言情小说了呢。

早在看韩剧之前,我就在口袋言情小说的江湖上有了一定的地位,最早开始看言情小说是在小学五年级,十一岁。

忘了是哪个师父把我领进了言情界,只记得看的第一本言情是于晴的《乞儿弄蝶》。

只是十三四岁是看得最疯狂的时候。

我喜欢记录的习惯是从小学就开始的,那时候也用了一个本子记录看过的言情小说,不只记名字,还把男女主角的名字也记下来了,到我初一十三岁那年,就记了有两百多本。

在这里我也顺便要感谢我的娘亲,当年只要我在看书,她都从不阻拦,甚至还对我投以赞赏的目光,所以我的言情之路才会那么的顺遂。

小学的时候,大家都特别穷,没钱去租很多来看,都是女孩间互相借来借去,有一次班上有个长得很高的女孩有一本大家都说好看的,可是她要别人用书来交换她才肯借,我手头上没有小说,还好我有全套的《还珠格格》卡片,用了其中的几张珍藏版作为交换她才肯借给我。

 

曾有一度,我对言情小说到了近乎痴迷的地步。

甚至为之定下了我人生的第一个大理想——买一柜子的言情小说。

我在十三岁那年离开家乡去外地读书,每个月都能领到一笔在当时来说很可观的零用钱。我还记得我和一个同为发烧友的闺蜜说了我的宏图大计:我以后要每个省着点花,在饭堂不买菜了,就买点火腿肠配饭吃,一个月省下来大概能买十来本小说,一年就可以买一百多本了。

那个闺蜜用一种膜拜的眼神看着我,可惜我让她失望了,因为海滨中学饭堂的饭菜好吃到飞蒲,我没能忍住。

但是为了看言情小说还是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若是不需要考试科目的课,就会偷偷的把小说塞在桌子里像做贼一样的看。

 

前些天有朋友在我的公众号留言说她高中立志长大开家景碟店,看遍的有韩剧,万万没想到社会发展到影碟店都快灭绝了。

记得那时候我去一些店里买衣服的时候,常常可以看到三十四岁的老板娘也在捧着言情小说在看,看到客人进店,就依依不舍的把小说放到凳子上招呼客人。

那时候我想,等到我三四十岁的时候,也要继续看下去。

也没有想到我都还没到三十岁,纸质版的口袋言情小说也都快要消失了,我再也无法知道店里的阿姨大妈们是不是有着和我一样的爱好了。

我自己也变了,虽然偶尔心血来潮的时候会找些以前喜欢的来看,可以再找不回以前的那种心情了。

前两个月的某天晚上,我想看一下言情小说,却发现找不出一部想看的来,那一刻我被自己的念头吓到了,有慌张也有不舍,像是一位陪伴了十多年的朋友一样,即将要离我远去一般。

所以,这几天里,我是带着很愉快的心情去重温以前看过的小说的,与旧友重逢,怎么会次快乐呢。

 

在和我同年纪的大多女孩成长过程当中,都或多或少的接触过言情小说,它就像是磁带和有着密码锁的日记本一样,是一个时代的印记。

它还是许多女孩的爱情启蒙,我是其中的一个,在看言情小说以前,我所知道的爱情代表就只有小燕子和五阿哥。

后来才知道原来爱情的形式有这么多种,更重要的是,它让我知道了,生活的模样也能有这么多种。

在我十来岁的时候,我几乎从来没看过经典名著,却是言情小说,让我在那个狭隘封闭的小镇上,得以打开了世界的大门。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其实没有在言情小说当中学到实实在在的东西,但是那许多许多的时光里,看过的一本又一本的言情小说,必定是让我成为现在的我的过程中,绝对不能缺少的一环。

当我写下这些,我想念的不仅是那些巴掌大小的书本,更是那年青葱朦胧、纯真懵懂的豆蔻年华。

它们带着我,回到了属于我的1998!

 

最近若是见到我,请叫我温十三 - 雪冰 - 雪冰的窝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