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冰的窝

一颗心流连,一颗心留恋……

 
 
 

日志

 
 

乌浪  

2016-02-23 01:01:37|  分类: 幸福生活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乌浪是我家的大弟,我们的生日只相差了八天,他比我小两岁,称呼妹妹为乌寒以后,为了对仗,我就管他叫乌浪,但是这几年来更多的时候我和妹妹一样管他叫阿哥(第一声)。

相比起寒妹和老猪,他更少的出现于我的文里,此篇居然是以他为主角的第一篇,真是叫人不敢相信呀。

但是回想一下写老猪的也是写于他刚工作那会,而他也是前些天才开始了人生的第一次闯荡江湖,所以说我还是不怎么偏心滴。

 


如果说老猪是一个暖心小呆男,那他应该是属于酷炫霸道男。

而他这款貌似比老猪款要吃香得多,就在老猪在情场上沉沉浮浮深夜买醉的同时,他一直都keep住一种笑傲苍穹的姿态,多年以来他的女朋友都会不远万里地给他寄穿的和吃的,我也因此受益不少,要是嘴馋了就会去他房间偷点来吃。

可惜这种魅力作为他的兄弟姐妹的我们是无法体会得到的,因为我和老猪还有寒妹的三人小团队致力于创造的是一种轻浮的风格,我们的行为举止若是稍不顺他的眼,就会遭到他暴风雨般的喝斥,带着一点“你们这群幼稚的家伙我真是没眼看”的语气,我常总是首当其冲,表示感觉不到是家里的大姐咯。

于是乎,我们三人小团队的活动时常把他忽略掉,对此我们的娘亲十三妹可是急坏了,大概是怕他感到孤独寂寞冷吧,每次都会叫我们叫上他一起乐。

 


儿时与他有关的回忆比比皆是。

最为惊心动魂的那个必须再讲一次。在我五六岁他三四岁的时候,有一天村里的大哥哥要去大队打酱油(是真的打酱油的打酱油),叫我一起去,早当家的我当时正带着他在外面游荡,那个大哥叫我一起去,我就带他去了。

那是一个夏天,记得那么清楚是因为那一他穿着一件我的粉红加浅蓝的夏装连衣裙,据十三妹说他最爱穿我的裙子了

。路上要经过一条小河,水流挺急的,去的时候我们可能走的是另外一条路我忘了,只记得回来的时候我和大哥哥先过了小河,他很害怕,最后才一个人过,我在河边等着他。

怎知他太娇小了,被水咻的一下就走了,到现在我的脑海里都还能清晰地浮现他在水里挥动着手臂的画面。

后来是在河边耕种的大伯把他救下了,我常想如果当时没有大人在旁边的话,真是太可怕了



小时候我和他常常打架,我和寒妹经常都是在床上睡觉的时候开展叶问式的近身博斗,讲究的是角度和力度;而我和他打起来走的是满大街跑的游击路线,更讲究速度。

我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有一次和他打架,他把我很喜欢的一块紫色的小手帕剪烂了,我走遍了整个小街都买不回来,伤心了好久;又一次打架,他把我的一块叫做什么七仙女的唱片弄烂了,这我倒没什么伤心。

再有一次不知道为什么打起来,我从家里逃跑出来,他就追过来打,还捡路上的石头丢我,一直追了四条街。

 


接下来说点温馨的扭转一下气氛。

我读高一那年他读初一,去读的是和我一样的海滨中学,所以十三妹就叫我一个人带他去学校注册。

带他去到学校以后,帮他找教室和处理一些注册事宜,期间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一直哭一直哭,那次也是他第一次离开家读书,大概是放心不下的感觉,就像十三妹第一次送我去海滨中学回去的路上也一直哭一样。

我在高州中学复读那年,他也去了高州中学,那一年里每个周日的下午我们都一起去学校门口的一家店吃东西,除了第一次我说我是大姐要要付钱以后,其本上都是他付的钱,有时候买宵夜的时候偶然遇见也是超级开心的。

再后来他还没离开高州中学老猪又去了,算是历史的轮回吧。

那一年里我还去看了他跳舞,他小学三年级在小学的操场上跳《泼水歌》的时候我也在旁边看,全家只有我现场看过他跳舞的样子吧,还是两次,都是缘份呀。

 

他的五官长得是大写的帅,所以听到别人说我的火华弟长得像他的时候我心里都是鸡冻的,要是长大以后也能有他的样子,那我就不用担心找不到媳妇了。

前几年的时候他总是带着流氓一般的长发回家过寒暑假,有时换个角度看又像点韩流style,十三妹却很不待见,总是叫他去剪。

虽然我和妹妹还有思表妹看他的脸都二十多年了,还是有时会不经意的就被他的帅闪到,年三十就刚被闪了一次。

 


我对他一直心怀愧疚的一件事情是他第一年高考的时候分数还算理想,但是填报志愿的时候填的不好,如果我当年去查一下资料的话,也许会改变他的整个人生。

还好他现在过得挺好,算是错有错着吧。

知道他一直都有着鸿鹄之志,但是他是我的弟弟,我就像许多的母亲一样,有时候反倒自私的宁愿他安于当只燕雀,因为怕傲气的他会在外面吃苦,怕他在举目无亲的城市里流无所依,所以真正听说他要去闯荡的时候我心里还咯噔了一下。

昨天从家里出发前,听十三妹说给他封了一个大红包,之前妹妹也说给他包了红包,我也补发了一个。

下午坐车回来茂名的路上,想起以往种种,我送他去读初中,我和他在学校门口吃晚饭,还有我下来茂名工作之前十三妹也给我包了大红包……我的眼泪就簌簌地落个不停了。

今天还在微信上看到他穿着正式的衣服去上班,我心里也是感慨不已,果然是有长姐如母这件事的。

 

我最近常和他说的一句话是如果外面太辛苦就回家好了,只希望在他回家以前,他看到了他想要看到的世界,走过了他想要走过的路。

我们都一样幸运的是,知道我们不管走得多远,都还会有一个温暖的家在守候。

致最有爱的我们!

 

PS:姐妹篇《妹妹》


                      《老猪》


乌浪 - 雪冰 - 雪冰的窝

 

乌浪 - 雪冰 - 雪冰的窝
  评论这张
 
阅读(419)| 评论(3)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