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冰的窝

一颗心流连,一颗心留恋……

 
 
 

日志

 
 

竹马恋青梅  

2016-11-03 23:33:52|  分类: 人物故事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个甜宠姐弟恋的故事,这是一个包子搭配汤圆更美味的故事,这是一个让人暖心又念念不忘的故事。

                                                                                                               ——BY思表妹

PS:我的第二篇小说创作,我曾经有个爱好是听别人讲爱情故事,现在发现有很多故事可以在小说里,亲们可以找找看,这里有木有你的故事哇。



包子在办公室里一边改学生的英语作文,一边听办公室的其它女人叽叽喳喳的聊着天。
正在她改到双眼昏花的时候,听到同事小梨把话题转到了她的身上,包子呀,过几天豆花就结婚了,什么时候才轮到你呀。
包子抬起头来,笑得花枝招展的,对呀对呀,我还是伴娘呢。她能成功勾引到咱们镇上的鸭场小王子,军功勋章有我的一半,我不仅给她提供了资金支持,还提供了技术支持,以后她肚子里的小宝宝的干妈也是我。
小梨无可奈何地说,我主要是想问问,什么时候轮到你呀。
包子这才恍然大悟的样子,难怪豆花总是损她的,说她catch不到别人话里的point。
然后她两眼放光的说,我这不还在等我的真命天子吗,等他出现了,我要把他痛扁一顿,问他为什么那么迟才找到我。
小梨顺便替办公室的其它女人问出了她的疑惑,傅老师那样的尤物你都不从了他,你的理想型到底是怎样的。
包子想,这句话里的重点肯定是第二个分句,自从豆花忙着准备结婚事宜后,再也没人和她聊八卦了,难得可以畅所欲言,她当然是不吝分享了。
我的理想型有很多呀,比如尔康,比如书桓。
她正准备说下去的时候,小梨就打断了,你的理想型会不会偏门了点,有没有正常点的。
包子纳闷了,怎么就偏门了,她在自己的理想型库中挑选了一下,才决定了一个她认为最能被大众接受的。
前两个我只是普通喜欢而已,我最喜欢的还是,噔噔噔噔,许仙。
哪个许仙?
白娘子的许仙呀,他长得好看,又会唱歌,又会对诗,堪称完美。
闻言,小梨呆愣一阵,然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我知道你为什么不喜欢傅老师了。
包子正想为许仙打抱不平,就传来了敲门声,说曹操曹操就到。


包子,姐姐帮我们约好了今天去试伴娘和伴郎服。
汤圆倚在办公室的门上说到,一米八三的身高,一下子就把大半的阳光阻挡在了门外,看到大家都在,露出了招牌的笑容,阳光而灿烂,本来昏暗下来的办公室简直都要被他照亮了。
平时上体育课的时候他都是穿背心了,下了课才会穿上衬衫。
小梨的口水都要流下来了,心里一直叨念着,尤物啊,尤物,穿衣显瘦,脱衣显肉,说的就是这种吧,我要是包子,早就把
他推倒了咯。
包子怒气冲冲地拖了他的手就往外走,一边走一边咆哮道,都说了,在学校要像叫豆花一样叫我姐姐,不然学校里人的又要认为我和你有什么不正当关系了,我也要被那些爱慕你的女学生的眼神杀死了。
听到汤圆没有回答,她的怒火烧得更旺了,停下来骂道,还有不要一天到晚都嘻皮笑脸的,前两天新来的音乐老师又来和我打听你了。
越说越气,立刻跳起来,想给汤圆赏个爆栗子。
第一次,距离没拿捏好,没有成功。
第二次,出手太迟,也没有成功。
再次瞄准目标,试跳,勉强拍到耳朵上面的几丝头发。
包子甩了甩有点酸的手,假装没事发生一样悻悻地把双手交叉在胸前,试图营造一种我很愤怒,后果很严重的气氛。
汤圆捏了下包子气呼呼的肉肉脸蛋说,那你就告诉她我有喜欢的人就行了。
包子原本晴朗的上空立即被阴影笼罩着了。
包子不喜欢这样的压迫感,每次他捏自己的脸,她都觉得要缺氧了,别人捏她的脸蛋她却从未感觉异样,一定是因为他长得太高了,一定是,她太怀念汤圆比她矮一个头的时候了。
等等,包子整了整心绪,狐疑的抬起头说,你有喜欢的人啦,怎么没听你说过,嗯哼,翅膀长硬了要起飞了哈。
汤圆等着她问自己喜欢的人是谁,可是包子依然在旁边絮絮念个不停,你要是有喜欢的人就努力去追啦,你看你姐姐都能把甜筒钓到手了,你说世界上还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呢。
汤圆笑了笑,文不对题的说了句,我从来都没把你当作姐姐一样看待。


包子和豆花的每一次会面之热烈程度都可以用金风玉露一相逢来形容,更不用提这次是来试婚纱和伴娘服的了,一见面就手挽着手挑衣服去了。
她们试装期间,甜筒和汤圆就坐在华丽丽的欧式长椅上等着。
甜筒看了汤圆一脸期待的样子,难得的不摆着张扑克脸,而是打趣道,小舅子,你都酝酿二十多年了,准备什么时候才对包子下手呀。
汤圆闻言,也不惊讶,毕竟全天下都看得出来他喜欢包子,这里的全天下只是不包括包子本人,和他那脑袋生锈的姐姐,有时候他也怀疑甜筒到底是看上了姐姐的哪一点。
他笑道,我等她长大等太久了,不想再等了。
停顿了一下又说道,你等着喝喜酒吧,不过你先别告诉姐姐,我要自己告诉她。
甜筒说了句,需要助功的时候随时联系我们,也跟着笑了起来。
两人是惺惺相惜的,因为都爱上了同样迟钝的女人。
而试衣间里的两个女人,却是浑然不知,还在热烈地讨论着应该买什么款式的隐形肩带。


等她们从试衣间出来的时候,像换了个人似的。
她们平时都是素面朝天的,甚至常常穿帆布鞋牛仔裤,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高中生呢。
而现在在化妆师的巧手之下,轻描几笔,就足够光彩照人了。
可惜一开口就破了功,包子吡着牙吆喝道,汤圆你过来帮我看看,后面的拉链有点难拉上,豆花力气太小了,用你的洪荒之力来试试。
汤圆走过去,轻轻用力就拉上了,然后看着高高的落地镜中的他们,她穿了高跟鞋,头顶才勉强到他的下巴,小鸟依人的样子,很相配,很满意。
一旁的服务员见状,觉得生意上门了,开口道,您两位真般配,结婚的时候一定要来我们店,保证给你们选最好看的礼服。
包子正想解释,汤圆就已经接了话,没问题,到时记得打折。
包子简直为之气绝,不顾形象的吼道,你再乱说话,信不信我一个飞毛腿把你给扫了。
一想到以后汤圆结婚的场面,旁边会站着某个女生,她蓦的有点心闷,飞毛腿没有扫出,倒是直接给了汤圆一记铁沙掌。
汤圆没有像以前一样任她虐,而是抓住了她挥过来的手,轻松就包在他宽大的手掌里。
包子想挣脱,却挣脱不得,平生哪里遇过这种事,脸一下子涨红起来。
汤圆好整以瑕的看着包子,直到她真的把飞毛腿扫过来了,才松开了手。


暗恋一个迟钝的人,就像在春天种下了一颗种子,以为到了秋天就会有收获,于是满心欢喜的度过了炎热的夏天。
等秋风起,却颗粒无收,冬雪落,春花开,后来又经过了很多个秋天,枝头依旧是空荡荡的。
汤圆是在十五岁那年种下的种子。
那天包子的自行车坏了,他载包子回家,包子却说自己是姐姐,一把将他扯下了自行车,他差点踉跄摔倒在地。
彼时已接近一米八的他挤在小小的自行车后座上,看着前面卖力地踩着自行车的小个子,顿生怜惜,想到小时候的她,还曾和姐姐一起,去修理欺负他的小孩,有一次被推倒在地,胳膊擦伤了好大一块,也不喊一声疼。
她从小就独立,以为自己无所不能,除了在豆花面前偶尔展露点小女儿的姿态,其余时间都是个女汉子,在汤圆面前,更是以姐姐自居,即使他早就比她高一个头了。
逆风而行,属于少女的味道随着风,无声无息地钻入鼻翼之间。
汤圆有半刻的晕眩。
他知道,有些什么不一样了。
十五岁的男孩,一瞬成长。
那年,包子十六岁,不知道自己在那一刻,已经成为了某个男孩眼中的猎物,还是势在必得的猎物。


试过衣服以后,豆花和汤圆去买结婚的用品,包子就拉着汤圆去超市买东西。
像往常一样,汤圆推着车,包子把一包包的零食放到车里,像多年的老夫妻一般默契。
正好看到卖唇膏的,包子的嘴唇属于干性,就站在柜子前挑了起来。
汤圆见状,来了句,买薄荷味的吧,我喜欢。
包子不搭理他,还有点鄙夷,又不是买给他,自作多情个什么劲呀。
可是挑了一会儿,嘴里不知嘟哝着什么,还是神差鬼使地买了薄荷味的。
出了门口,走下楼梯,包子停了下来,迫不及待地把唇膏拿出来,用女汉子的手法胡乱地搽了下,果然很清凉。
她呼一口气,正想真切地感受薄荷的清新时,突然被一把抱起放在第二格楼梯上,而后嘴唇就不只是属到她自己的了。
包子的脑子里像被塞进了一团柳絮,任人攻池略地,动弹不得。
半晌,汤圆才不舍地抬起头,满意地说道,嗯,味道不错。
像个偷吃到糖的孩子,一脸的流光溢彩。
像是春意盎然的杏花枝头,又像刚刚解冻的流水潺潺。
每个细胞都充斥着快乐。
多年前埋下的种子,在蛰伏多年以后,终于要破土而出,迎着阳光生长。


等包子回过神的时候,已经回到家里了。
妈妈早已在家等候她吃晚饭,本来叫了汤圆留下来吃饭的,她回过神以后把他赶走了。
包妈妈看着平时秋风扫落叶一般的女儿,一筷子夹起几粒米放嘴里,有的还差点放在鼻子里。
太反常了,就一脸八卦地问了句,你怎么把汤圆赶走了,他对你表白了?
包子闻言,猛的把脸从碗里抬起来,来不及吞的饭粒挤在嘴里,差点就噎到了,咳嗽完以后才急切地问到,你怎么知道。
完了,不打自招,这下全天下都要知道了。
妈妈却是一副很欣慰的样子,女婿终于出手了,再慢点她都准备把女儿打包快递到汤圆家了。
她和汤圆的妈妈私下连他们孩子的名字都取好了,要不是汤圆让她不要吓到自家女儿,她早就想点醒情商为零的女儿了。
平时又是动不动喊打喊杀的,要不是汤圆不嫌弃,她都要担心女儿要孤独终老了。
想到此,她回到房间里把一盒金饰拿出来,放在饭桌上,打开盖子,一片金光闪闪,豪气万千地说道,嫁妆在此,拿去,不谢!


包子一整天都心神不宁,上课的时候都不像以前一样用机关枪的语速轰炸学生了。
有时候讲几句还要停下来发个呆,摇摇头,然后继续上课,反复数次。
满脑子都是汤圆的那句——我不是喜欢薄荷的味道,我是喜欢你。
自从汤圆的身高飙长,她一直原地踏步以后,她抬头仰望到的大多是他坚毅的下巴。
而这一次,她可以平视他,她都还能清晰地记得汤圆近在咫尺的脸,甚至是他的气息。
甚至是,他长长的睫毛。
更可怕的是,她居然一点也不排斥,貌似还有点欢喜。
欢喜但不自觉的扬起嘴傻笑,这是怎么一回事,她还理不清楚。
她还没有面对汤圆的勇气,还不知道怎样面对他炙热的眼神,好像要把她生吞活剥了似的。
这家伙,以前都是扮猪吃老虎。
还好自己有点小聪明,不然几时被吃光抹尽了都还不知道呢。


下课后,包子回到办公室里,趴在桌子上尽情地发呆,直到听到小梨的问话。
包子包子,你神游去哪里了。
包子茫然地抬起头来。
见她不回答,小梨继续问,最近怎么不见傅老师粘着你啦。
怎么全世界都在自己面前提他,躲都躲不过。
她赶忙撇干净,没有啊,他哪有粘着我啊。
小梨好笑的看着她,只差没挂在你身上了,还不叫粘啊,他都追了你那么多年了,你就从了他吧,我们等着吃你们的喜糖好久了。
这次,包子成功从她的话里抓到了重点,不敢相信的问道,你们知道他喜欢我。
问得太大声了,办公室里其他的几个老师也纷纷作点头状。
谁看不出来啊,学生都知道好吧,小梨说完,还真随手招了个从办公室门口路过的一个学生,问道,哎,同学,你知道傅老师在追蒋意纯老师吧。
被问到的女生错愕了一下,点点头说到,知道啊,全校都知道。
包子的下巴差点掉到地上,世界观也在崩塌进行时,全校都知道他喜欢她,只有她这个当事人,居然不!知!道!


再见到汤圆的时候,是在豆花和甜筒的婚礼上。
包子和汤圆和一众姐妹兄弟在一旁看着豆花挽着甜筒的手进场。
包子看到陪自己一同成长的豆花脸上洋溢的笑容,眼泪哗啦啦的了下来了。
擦眼泪的手刚放下来,就被一只温暖的手掌握住了。
她抬头,看到汤圆带着满脸的宠爱凝视着自己,她也回她一个温柔的笑容,然后伸开手指,和他十指紧扣。
暖暖的,一如他得到心爱宝物般惊喜的微笑。
一直都是他在努力的走向她,她应该向他走一步。
这才对的起他十多年来漫长的虔诚的守候。
她突然明白自己的理想型为什么经历了许仙到尔康到书桓,便停滞了。
那是因为,从那以后,汤圆就成了她唯一的理想型,她习惯了他每天到家门口接她,习惯了和他分享生活的大事小事,习惯了愤怒的时候拿他出气,习惯了他把自己的头发揉的乱糟糟的……
他就像是每一秒呼吸到的空气一样,熟悉到忘记去思考他存在的理由。
只是迟钝如她,并不知道,那便是人们所说的爱情。
那年,包子十六岁。
吃饭的时候,汤圆没有像往常一样给包子挑鱼刺,给她剥虾,因为他们的双手依然在台下握在一起。
谁都舍不得先松开。

十一
周末的时候,汤圆载着包子在小道上慢悠悠的骑着自行车。
包子抱着他,想起这几天来,每次都被他亲的七晕八素的,蓦地就怒了。
松开在他腰上的手,飞出一拳,你以前是不是亲过很多女孩哈,怎么技术这么好。
汤圆停下车来,回过头,气定神闲地说,谢谢夸奖,那是因为我早在头脑中和你排练过上万次了。
趁包子脸红的时候,又低下头来,偷亲了一个。
远处的豆花看到这一幕,惊吓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甜筒好笑地看着妻子见鬼一样的神情,好心地解释到,他们在我们婚礼那天正式在一起了,你该不会不知道吧。
看她一时半会反应不过来,干脆牵起她的手继续往前走去。
远处有弯着腰的男孩,和抬着头像等着恩赐的女孩。
天很蓝,风吹动白衬衫。
在温暖的阳光下,那颗小小的种子,已枝繁叶茂,开出一树繁花,永不凋零!

竹马恋青梅 - 雪冰 - 雪冰的窝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