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冰的窝

一颗心流连,一颗心留恋……

 
 
 

日志

 
 

葬花姑娘阿土的情事  

2015-08-05 01:20:38|  分类: 人物故事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写下题目之前,阿土姑娘叫我写到她的时候不要用这个名字了,感觉她会更加嫁不出去了,既然她都这么说了,我只好还是用阿土了,因为我还等着和她一起去美国结婚呢。

阿土姑娘马上就要过二十六岁生日了,她知道的,我过二十六岁生日的时候,我的娃儿都已经能抬起头坐直腰以及会吃粥了,于是她每天都满腔的愁绪,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的。

那烟草,那风絮,那雨,都不约而同地指向同一个名字——男人!

如果她再年轻个七八岁,她应该要找间教室大唱:“我想问见习的爱人如何胜任,爱情的课程怎样得分,这学问是否我没天份。”

五年了,当年那个在三六七夜挑起发黄的蚊帐,幽叹一口气,用凌晨三点钟的语气问我“这个世界上,有没有一种男人,你一眼看到就知道是你的”的那个阿土,如今依旧还是那个千帆过尽斜晖脉脉的阿土。

五年呀,女人有多少个五年呢,在她二十一二岁的时候,她还把冰心对铁凝说的那段话奉为圣旨,于是她等啊等,等到春去春又来,就快要等成了一块望夫石了,倒是等来过几个男人,要嘛行色匆匆拂尘而去,要嘛他达达的马蹄只是个错误。

终于,等来了她以为的百分百男子一八三,一八三是他的身高,其它已知的条件也和他的身高一样高屋建翎的。

阿土的芳心熊熊燃烧起了炽热的火焰,如果她记性好的话,她应该会念起当年我教她的“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

可惜,她还是被那个我断定绝对有隐疾的一八三无情弃了,她却做不到“不能羞”,一颗芳心零落成泥,碾作尘,这才有了她夜夜的辗转反侧,恨不得白天忙葬花夜晚长开眼,哪天打开了任督二脉就可创出擒获意中人的大招了。

她这样的心情我弱弱的还是可以理解的,她这中的可是江湖中最致命的毒呀,名为“曾经沧海”,又名“除却巫山”,好比是,你如果和吴彥祖谈过一场恋爱了,那天底下的男子都要俗不可耐了。

奈何这世界上没有孟婆汤,没有绝情花,也没有忘情水,时光机器还没研发出来,虫洞还没发现,月光宝盒不见了,苗盅也已经失传,这毒,只有她自己能解了。

她去海拔四千米的大草原上伸手触摸过手边的天空,她凝视过如同蓝色玻璃的纳木措湖,她在人们口中最神圣最纯洁的土地走过,只差没上到珠穆朗玛的峰顶找朵千年的雪莲花吃下去了,却依旧没能打开这生死劫,验生石上的橙色光芒还是熠熠地生着辉。

当年只看《猜火车》和《发条橙》的阿土摇身一变,开始看起了《何以笙萧默》,还胆大妄为的自比作何以玫,“一人花开,一人花落,这些年从头到尾,无人问询。”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葬花姑娘阿土的情事已经讲到今天下午四点钟的事了,欲知后事如何,请继续关注本博客。

我的阿宝呀,我安慰人的话库在你那里是清零了,终于又找到了一句很适合你的——国家还未统一,岂敢儿女情长呢哈哈哈!

以及,这不还有我嘛,美国见!

 


葬花姑娘阿土的情事 - 雪冰 - 雪冰的窝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