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冰的窝

一颗心流连,一颗心留恋……

 
 
 

日志

 
 

青表妹与思表妹  

2014-01-09 22:38:30|  分类: 幸福生活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晚上和妹妹在我家的饭厅吃宵夜的时候,吃的是妹妹亲自沾了阳春水煮的方便面,鸡蛋没有煮熟一口咬下去还有蛋黄流了出来让我难以不感到恶心,不过想到百年难得吃一回她的手艺了,还是吃了一大碗。

        吃得正欢的时候和思表妹以及青表妹在微信群里聊天,聊着聊着我又戏剧化地悲从中来,号啕大哭,说时迟那时快我娘亲从楼梯走下来,撞见了这个热闹纷繁的场面,她顿时也戏剧化地怒从中来,把我骂了一顿,一脸嫌恶地说我无啦啦地哭什么哭,估计要是我再年轻个十来岁闹这样的话她都要把我痛揍一餐了。

        妹妹和我娘亲我都写过数次了,终于轮青表妹和思表妹隆重出场,她们倒也时不时地在我的文中露个脸来打个酱油,而居然到现在才荣升为主角,实在有点匪夷,毕竟她俩在我的生活中也有举足重轻的地位的。

        怎么个重要法呢,打个比方吧,假如有一天我的寒妹妹和她们俩一不小心流落到了一个无人的荒岛上,我恰好划了一叶只能容纳两个人的小扁舟经过那个荒岛的话,我起码要考虑一分钟才能下定决心来把寒妹妹拉到我的小扁舟上来,就是这么的重要。

       我们四个人诞生的时间差是这样子的:1988年我横空出世,两年后阿青破土而出,再一年后乌寒翩翩驾到,又再过一年思思才不甘落后地降世了。很小的时候她们三个人就厮混在一起了,那时我和她们仨都非常的不熟,现在她们说起那时的事我都没机会插上话来,但听得是津津有味,我最爱的故事就是寒和思思在外婆家打架,阿青看见了就和思思狼狈为奸联手把寒打哭了。

        可惜她们的土霸王地位没过几年就被我无情地夺走了,并且到现在都还活在我的欺凌之下。

       有一段期间我们都在同一个小学读书,我都是五六年级的大姑娘看起言情小说了她们都还是小屁孩,我还是很拉风的有车一族,她们只能走路上学校,思思说她很记得有一次我骑着自行车呼啸经过,见到她时还很好心地问她要不要搭我的顺风车。估计那时候我们在学校见到面都还会有点尴尬,打了招呼就赶紧溜,不然实在找不出话题来缓解气氛。

        至于我是什么时候混入她们的小团体,我们不约而同的全都想不起来了,到现在依然是个不解之谜,用我的话来说是我卑躬屈膝地降下身份她们才能高攀上我的。

       我们都背井离乡在外读书,一直到去年的寒假,每回放假回家我们几乎都是在一起过的,要么我跑去她们家住要么她们来我家住。

       昨晚我悲从中来是因为和妹妹说起,以前我和她们两个睡觉的时候总是很疯,经常聊天聊到天亮,可能以后再也没有那样的机会了。我们更疯的是有时候还会躺在床上唱歌唱到天亮,大家都是背歌词界的翘楚,尤其是twins的歌,她们基本上是每首都能从头记到尾。我们不仅是有血缘关系的表姐妹,也算得上是闺蜜,每每聊起心底话来也常是集体痛哭流涕的。

       由于阿青过两天就要杀到澳门去给咱们火华弟带奶粉,所以在这个危急存亡关头我必须不遗余力的歌颂一下阿青。阿青她真真是个极好的姑娘,她献身于学习事业孜孜不倦,明明是个千金大小姐但是有着小丫鬟的脾气,就像一潭死水丢个大石块她也能宠辱不惊地闲看庭前花开花落。

        正是由于她具备一身女孩子家的优良品质,才吸引到慧眼之男在她高三那年她上完厕所回教室的路上把她拦在走廊上跟她求婚,她更是斗胆地把这个故事告诉了我们,让我们当作笑资笑到现在还未休,估计她要是知道这种后果是打死也不跟我们说的。

        阿青读大学以前审美观都有点扭曲,穿着我们读不懂的衣服,顶着我们猜不透的发型,那时候乌寒经常照完镜子来和我说:“姐姐我觉得我变丑了,快和我去阿青那里找自信先。”

        可惜现在没法在她身上寻回自信了,皆因她上大学以后幡然醒悟,除了还是穿着大妈级的鞋子以外,居然看得出来她是个姑娘家了,她也自信心爆棚地频频在公共平台发自拍照,每一回我都忍不住去调侃一下。想想我还真的挺不人道,总是能见缝插针地在她身上找出无数的笑点来,难怪我读大学期间还没放假回家的时候,她和同样受我压榨的小弟老猪密谋着要去把我回家路上的桥都挖断了让我回不了家来,当然这件事后来又成了一个我们百说不厌的笑点。

       思思和我算得上臭味相投,看书和看电影的喜好几乎一模一样,不过她的口味要重得哆哆声,我不敢踫的鬼片她能轻松驾驭,血腥的场面在她眼里也是赏心悦目的,如果我有不敢看却又极想看的恐怖片我都留着放假和她一起看,看的时候我就把眼睛闭起来让她边看边给我讲解,估计她都想要一脚踹飞我了。

       她读初中的时候去了一个偏僻的小镇的中学,那个学校的人都是山顶洞人来的,见了她以后惊为天人,她如鹤立鸡群般莫名的成了全校闻名的校花级人物,倾慕她的人多如过江之鲫,不乏爱慕者买了无数她喜爱的阿尔卑斯挂满她的床上向她表白。后来她去了市区读高中,一下子沦为了鸡立鹤群的境地,从此无端被秋风耽误门前冷落鞍马稀,一直到现在她大学读完了都没再出现过一个追求她的人。

        对此她非常惊恐,数次和我表示,她实在太久没人追求了,她很怕几时冒出来一个猴精八怪或是非主流的男人来追她的话,她都会控制不住自己和那不堪的男人在一起。每次她虔诚地和我说起这个担忧,我都想要笑到不支倒地。

        这俩小妞也都二十来岁了,明明也长得端端正正的一副良家妇女的样子,偏偏到现在两个都还没谈过恋爱,甚至连个暧昧的对象都从来没有过,真是好生奇怪。

        自打我也嫁出去以后,嫁人的大计就压在了她俩身上,我和妹妹都想开个赌局赌一下她们谁先找到男朋友了。目前来看好像阿青占了上风,至少她身边有男人出现,也能从她口中听到男人的名字,思思几乎连男人的名字都找不出来一个和我们说了,她还一度作好了孤独终老的准备,说她的目标是三十五岁前买到房,还很认真地叫妹妹把黄温馨送给她养算了。

        本来起了个造作的名字准备写得催人泪下的,写了一下发现她俩的风格还是不适合煽情,果断把名字给改了。妹妹结婚的时候思思当的伴娘,我结婚的时候阿青当的伴娘,我一向坚信好姑娘一定能找到好人家的,所以她们总有一天会找到个靠谱的男人嫁出去的,希望她们能够抱着有杀错无放过的精神去为终身事业而战斗,切莫错过了火华弟和黄温馨还能当花童的好时机哇,fighting!

 

思表妹与青表妹 - 雪冰 - 雪冰的窝
——2011的的夏天,我们在外婆家希望的田野上~        
  评论这张
 
阅读(377)|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