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冰的窝

一颗心流连,一颗心留恋……

 
 
 

日志

 
 

生而为茂名妞  

2011-10-14 00:04:20|  分类: 闲言碎语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要说到我对茂名的偏爱,除却这里有我的亲亲亲人们外,排名第一的肯定是这是一个有摩托车的城市。

       假如做一个全国的调查,我肯定是全国人民当中最讨厌等待和坐公车和地铁的前三名,再加上我坚持的不学开车的铁血原则,要我在某个有地铁和快速公车的城市每个早上在济济人潮中上班的话,不如直接赏我一刀还痛快点。

       所以呀,我才会有如此庸俗到令人发指的摩托车情结,想当年从首尔初到台北的时候,我的一颗心澎湃得跟十五的钱塘江大潮一样,我以为是因为我在广告牌上看到了熟悉的中文,过了很久以后我才顿悟,是因为我看到在十字街口整排的等待着绿灯的摩托车,亲切到让我感觉自已好像在那里住过好几年一样。

       每次跟着摩托车司傅穿街过巷的时候,我打心底里忍不住赞叹它的便利性,得之则生,弗得则死。

       回来茂名工作是情理之中,又是意料之外,因为我最初的梦想本来是到更小的镇上当乡村女教师的,但终是妥协于生活回到了市区里,人算总是不如天算的。

       今晚和大乔出去逛夜市,茂名大小乔组合自从苏州回来以后就宣告退出歌坛了,只有在今年三月去面试茂名教育局的时候才得再次见面,上一次见面又是茂名全体新进教师体检那天,匆匆一别。

      此次相见,自是物是人非,当年一起回来叱咤风云的豪言壮语已随风而逝了,都怪这厮居然好大胆子的赶在我之前成功的勾引到男人一枚,并且是传说中的那种潜力股,当年咱们在西湖边艳压群芳并收获京城公子的传记正式成为历史,彼时我们的人生大事都还没有着落,还可以疯疯癫癫的在旅游时花上一整天来唱K,现在她都快成了有家室的人了,我隐约有股仰天长啸的冲动。

      今晚会面期间我们回首过去,展望未来,顺便盘点了一下当老师以来的辛酸与愉快,火热得仿佛我们都打了鸡血一样。

      不过我更期待咱们下一次的会晤,因为这厮煞有介事的向我介绍了她最近所追求的穿衣风格,用我高超的概括能力总结一下就是:看起来要上了一定的年纪,同时要略带活力。因此,我非常期待看到她集老气与活力于一身的小女人形象,像我这种装嫩的货是要借此了解一下外面世界的动态发展的。

      鸿鹄不懂燕雀之志,朋友们又尽属鸿鹄之列,只有我孤单单的飞回来了这座小城市,虽然和其它几位新教师也相处得很不错,但在她们面前毕竟还是得偶尔装腔作势一翻,至少要塑造一种我虽则疯矣还有药可救的假象。只有在已经知道我没药可救的人面前我才好原形毕露,好比如大乔,难得可以当别人的面疯一回,这FU过瘾,所以说----独疯乐,与众疯,更乐。      

      必须一提的是,大乔家的小电动车可爱到我差点动了倾家荡产去买一台的念头,不会骑买回家珍藏或多当个椅子也值得!

      聪宵说的,我们怎么可以这么快就适应这里的生活呢,在这个还是陌生的城市,新任一份工作,才一个半月,就感觉得自已像在这里工作到快要退休的年纪了。

     或许是因为我们都是属于这种小城市的,这里空气不太好,这里没有繁华的大街道,这里没有成群的游人,这里没有一份能令我们心花怒放的工资,但我却还是想要融入在这个城市慢慢的步调和生活里。

     我太迷恋这种小城市的人情味,不管是办公室里那些尽心尽力的帮助我的其它老师,还是杂货店里的大婶,租住的房子里的房东,还有那些在路上偶遇的人们,他们一口地道的口音,嗓门很大,他们都把善意写在脸上。

     多庆幸我对于喧嚣生活的厌恶,多庆幸我那轻易可以满足的欲望,如果这也算得上是欲望的话。

     温老师的睡觉时间到了,是时候照应题目了____

     木有错,未惊过,我就是,茂名妞。

生而为茂名妞 - 雪冰 - 雪冰的窝
  评论这张
 
阅读(23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