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冰的窝

一颗心流连,一颗心留恋……

 
 
 

日志

 
 

儿时  

2011-04-06 16:24:26|  分类: 幸福生活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家好几天了,渐把学校的大小琐事抛到九霄云外,简直以为在过暑假。前几天在厨房打杂的时候娘亲说起,她这一两年总是会做一些我们几个孩子的梦,而且是我们很小的时候的样子。

      想起《天伦之旅》中的老父亲,见到久违的孩子时,出现的也都是他们还是小时候的样子。我问娘亲,还记不记得我们小时候的事,她说当然记得。又想起《父与女》里,父亲与女儿最后一次的相遇,年迈的女儿看到父亲,跑着过去,越来越年轻,直到少年,看评论说是因为当女儿很小的时候并没有意识到父亲的离去,到少年的时候才会重启对父亲的回忆。

      想来,我也记不起娘亲和爹以前的样子了,只能看以前的照片,感慨他们也曾很年轻过,那时候他们还有乌黑的头发,脸上还没有皱纹,那时候他们还刚开始学习着怎样为人父母。关于儿时发生过的片断,却莫名的记住许多,过了这么多年,回想起来依然清晰,我不知道到哪一天我会突然忘记。

      小时候住在村子里,是名符其实的农家小女孩,像歌里唱的,篱芭呀牵牛花呀,有野鸭的浅浅池塘呀,袅袅不断的炊烟呀,一应俱全。作为长女,底下还有三个小萝卜头,家里对我自然是实行放牛式管理的,因此我小小年纪就是村里的暴走族了。记得有次一个人经过家旁边的大树底下,遇见一个老奶奶,她告诉我说娘亲在生妹妹,叫我赶快回家。我马上冲回家敲房门,爹爹来开门让我先在门口等着。奇怪的是我没有听到妹妹出生的第一声啼哭,后来爹就开门让我进去了,在床上看到妹妹我还很奇怪的问说为什么她不睁开眼睛。那时我三岁半,是我有生最早的记忆。前天回老家经过那棵树,过了十九年,却觉得它好像比以前要矮上了许多。

      农家的小女孩少不了干农活的,可惜家里能干的活太少,我又是劳动一把手混身的劲无处可使,只能跟着其它的娃一起走四方去放牛。干得更多的田地的活,跟着娘亲种过蕃薯,荔枝,串过烟草叶,给花生地锄过草,虽然几次不小心把还未成形的花生都给挖了出来。大概四五岁的光景时,有一次娘亲要去帮奶奶插秧,娘叫我不要去我却执意屁癲癲地跟着去了,在山脚的一大片田地里,吹着很大的风,对那时的我来说可以说是飓风也不为过。我在田边捡了一下田螺啥的,不甘落后地拿了一棵秧苗弯下腰想要大展身手的时候,突然发来一阵狂风,可怜我那时多么的单薄呀,竟被吹得一头倒进了泥地里(该情景多么有画面感),还好娘亲身手敏捷,立马冲过来把我拦腰提起,把我流放到旁边的一条小溪里洗脸。写这一段时娘亲打旁边经过,我问她还记不记得这件事,她倒是没想到我还记得,还问了她为什么那时我为什么没听到妹妹哭,她答不出个所以然来,却问我那时是不是不爽怕要争家产,绝倒,果然是我娘没错。

       大弟只比我小两岁,他小时候最大的爱好就是穿我的裙子,现在他都还因此事承受无尽的嘲笑。这几年我们几个常常分享自已记得的事,比如妹妹说小时候家里煮猪肉粥,妹妹盛了很多肉,大弟看到后把她打哭了,听到这故事大弟一脸茫然,为此他又受到更轰烈的嘲笑。还有以前我和大弟打架,他追着我满个小镇地跑,拿石头丢我,有次我冲进他房门大力关门时夹到了我的拇指,整个乌黑了,现在想起都觉得痛。现在大弟比我成熟上三分,不过当年他丫就是我的跟屁虫,为此还差点连命都没了。话说当年我也才五岁左右,村里一小哥看我是村里一枝花,就邀请我和他一起去打酱油,注意,这里说的是实义词,是货真价实的打酱油,并承诺给我买一毛钱一包的糖丸,我那时哪能承受这种诱惑呀,欣然赴约,携带上我的大弟,估计当时那小哥心里颇不是滋味,好好的一个约会就这么泡汤了能好受么。要命的是那小哥为了追求浪漫,竟抄了一条小路去村口打酱油,这意味着我们要经过一片小树林,一个小山坡,一条小河,以及一大块田地。去的时候我和弟都心怀梦想,行动迅猛,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糖丸就不知天南地北了。那阵子常下雨河水流得很是湍急,我和小哥过了河之后弟在那边泪眼汪汪的不敢过来,貌似我还不人道地威胁他再不过来我们就不等他了,他只好提起裙角就下河了,咗知河水过急,他哗啦啦地被冲走了,他那天穿的是上粉红下天蓝色的连衣裙,我还记得他在水里挣扎着离我越来越远的样子。还好那时旁边有大叔在干活,把弟一把捞了起来。后来我做了比较人道一件事,就是把糖丸多分给了他一点。

      小弟比我小五岁,昨晚我因某事冤枉了他,妹妹今天一直在为他打抱不平。前两天和表妹们讨论说,找男朋友不能找老幺,肯定是个幼稚鬼,毫无疑问我家小弟没能走出这个俗套,我们嘲笑他的点在于以前只要有两毛钱就能收买他赴汤蹈火,可惜现在他的身价随年龄和物价齐涨了我们都觉得甚是遗憾。还是六岁以前,我携带他去串门,到了吃晚饭的时间下了小雨,我背着他冲回家,他很兴奋地大叫,我摔了一跤把他扔了出去他改成大哭,更悲剧的是后来我娘高估了我的自我修复能力,没有给我擦破皮的膝盖涂药,到现在都还留下隐约可见的伤疤,以致我现在提起都还嚷着我要是因此嫁不出去他要赔偿我。

     那些都是搬出去小镇之前我六岁以前发生的事,我会想念那时候我们一家六口挤着住的房间,那间下雨天会漏水的简陋教室,在山上用芦苇串起的深红色野果。我多么庆幸,我的童年是在那个有山有水的地方开始的。

     回忆像个说书的人,用充满乡音的口吻……

儿时 - 雪冰 - 雪冰的窝

 ——今日巨献,十八年前的全家福~

儿时 - 雪冰 - 雪冰的窝

 ——好笑的经典西瓜头和我不小心练就的忧郁杀人眼神,五十年不变的样子,是谁告诉我等我长大了婴儿肥就会消掉的哈~

儿时 - 雪冰 - 雪冰的窝
 
儿时 - 雪冰 - 雪冰的窝
 
儿时 - 雪冰 - 雪冰的窝

——零八年的春节,三年前的我们~

儿时 - 雪冰 - 雪冰的窝
 
儿时 - 雪冰 - 雪冰的窝
  评论这张
 
阅读(269)|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